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社会万象 > 正文

    我要说说 ▎翼城文人原创作品《不服老的父亲》

    2017-12-08 19:59:01    浏览:0    回复:0    点赞:0
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不服老的父亲
    文/郭科利

    我从来不会认为父亲也会老的。


    直到有一天父亲扛一桶水的时候闪了腰,住进了医院,我才发现我的父亲也老了!他的头顶已经没有了头发,几乎秃头!他老是把头的四周寥寥无几的几根头发往头顶梳,还自豪的称作“地方支援中央”。他的额头上横七竖八的布满了不规则的皱纹。一双手像干枯了的树皮,青筋暴起。嘴唇总是不自主的发抖,让人感觉他老是欲言又止……


    我那帅气、高大,像一座山一样伟岸的父亲老了。老得那么迅速,老的让我始料不及。


    可他不想老也不肯老。60多岁的他总是悄悄的把屋外的煤块搬回家,他总是悄悄把家里的水缸挑满水,他总是把我用的松动了的锄头把按的牢牢靠靠,他总是自告奋勇的拾掇院落,他总是争先恐后的打点院落的花草……


    多少次我因有事不能回家,他就走了五里多地到村外山头等,等不来就沿着我回家的路找。多少次他一路小跑,满头虚汗,一脸焦急的在半道遇见我,又装作没事叙述的好像云也淡淡风也轻轻。可是,我可以想见当初找我的父亲是多么风起云涌。




    可是,我的父亲确实老了。


    他能不老吗?他曾经铁厂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,能不老吗?他曾经半夜起来一个人杀猪,用自行车拖到侯马往返70公里,能不老吗?他曾经耕种50亩地,毛驴都累的卧地不起,他能不老吗?他养活一大家子10口人,能不老吗?


    父亲老了,老得那么迅速,可他不想老也不肯老。他常常说起娃的好,说我八岁就在脱粒机旁接麦粒一整夜,说弟弟省吃俭用勤工俭学,说妹妹早早辍学就在加油站自食其力……每次他眉飞色舞的说起娃的懂事,好像年轻了许多!


    读懂鸟的,只有天空。读懂鱼的,只有海洋。也许,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地牵挂儿女。岁月无情,摧毁了他们的身体,可是永远摧不毁他们爱儿女的殷殷之心!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乡镇之家GOVZ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乡镇之家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乡镇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